南京的忧郁不是历史赋予的。

作者曹移南新周刊被授权远离苏南,辐射安徽、江西等省的地理劣势。在当前新的战略布局下,它已经成为南京的一张翻身牌。

2019年3月16日,南京大学与苏州市政府签订合同。南京大学将走出南京-苏州的第一步。

近年来,高校在其他地方办学并不少见,尤其是北京的大学圈,土地短缺,教育资源丰富,校园离心脏最远。

许多学院和大学,如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已经将他们的影响力扩展到中国的最南端。中国人民大学于2012年在苏州设立了分校。

虽然异地办学往往会让填写志愿表格的高考学生在分校、学区和独立学院中晕头转向,但这无疑是大学和地方政府的双赢模式。

苏州大学,苏州唯一的211所大学。

苏州大学的照片/官方网站在中国城市经济中排名第七,但只有当地的211所苏州大学能够支持它。从苏州未来的发展来看,与南京大学的合作真是久旱之后的一个雨天。它可以大大缓解苏州在科学和教育方面的短板。

然而,南大和苏州在这一边成功地握着手,而在另一边的“原对手”南京却不能坐以待毙。

作为全国第二大经济体,江苏省各大城市发展相对均衡,但这也意味着激烈的竞争,其中南京和苏州的竞争最为激烈。

从2018年的统计数据来看,尽管名义增长率高于苏州,但南京的国内生产总值仍低于苏州。

去年底,七个副省级城市被批评为“领导作用不足”,南京赫然在列。

放眼全国,邻近省的杭州、中西部的武汉、成都凭借省会的资源优势牢牢控制着全省第一,轻松将南京甩在后面,而事后看来,南京仍在“惠晶”的帽子下,在历史的泥沼中挣扎前行。

1898年,17岁的周章寿离开家乡浙江绍兴,乘船来到南京。

对于入狱的祖父和去世的父亲来说,不需要学费的江南海军学院是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

当时,科举仍然是正确的方式,洋务派被学者视为异端。

周娇生,一个在学校教古文的远房表兄,认为读新学校并给他改名为周树人是一种耻辱。

周树人在江南海军师呆了九个月。他不满意那里沉闷保守的气氛,转到西部的矿道学校,在这里完成了他的西部启蒙。

1923年,鲁迅出版了第一部小说集《呐喊》。在书的序言中,他回忆了自己在南京的四年学习生涯:“我想走一条不同的路,逃离其他地方,去寻找其他人”。

对于年轻的鲁迅来说,南京奠定了他对世界的想象和对世界的理解。站在厚重黑暗的传统中,他看到远处昏暗的晨光。

1871年,看着南京城。

今年,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已经过去了四年,新一轮革命尚未出现。整个知识界,无论是“冷眼苦笑”还是“要求快乐和麻醉”,都充满了犹豫和困惑。

深秋,朱自清和俞平伯作为新文化运动的领导人,约好去秦淮河放松一下。

然而,此时的南京,虽然已经被欧洲的风和美丽的雨所感动,却依然沉浸在金碧辉煌的秦淮浪漫风光中。

两人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只能沮丧地返回,留下了两篇著名的文章《江生秦淮河和邓英》。

今天的秦淮河已经成为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

南京的韵味当然是在其悠久的历史中。

朱自清曾经写道:“参观南京就像参观古董店。到处都有时代侵蚀的痕迹。

你可以触摸、哀悼和遐想。想想六朝的兴衰,王谢的浪漫,秦淮的辉煌。

这些可能只是老调,但经过一些考虑,它们是不同的。

“不同于北京的奢华,杭州的厚重,南京的过去散落在它的风景之中。

南京位于吴国之首、楚国之尾,是一个江海中心,南北文化交织在一起。

“夺取长江,呼吸几千英里的空气,就足以让梁松接管吴楚”。如此重要的地理位置不仅给南京带来繁荣,也使它总是被误认为战争。

吴景子在《儒林外史》第二十九章写道,杜沈青和小金萱对雨花台有看法。坐了半天后,天的颜色已经向西偏了。他们中只有两个人挑了一个粪桶,两个桶空在山上休息。

这一个拍了拍另一个的肩膀说:“兄弟,今天的货已经卖完了。我会和你去永宁温泉喝一壶水,然后回雨花台看照片。

杜邵青笑道:“果然是六朝时,丫鬟和酒保都有烟有水。”。一点也不坏!“历史洒在金陵的粉墨上,使南京的小贩和当铺呈现出一种持久的味道。

然而,在六朝的烟雾和湿气背后,总是有几代人的局部和平和亡国。

玄武湖和紫金山。

无论西晋东移还是北宋南移,更不用说在南京居住的宋、齐、梁、陈这些短命的皇帝了。他们大部分是半个国家,一些人评论说南京是一个被坟墓包围的废墟城市。

法国诗人波德莱尔(Baudelaire)有一本名为《巴黎的忧郁》的散文诗集,它写了所有关于陷入现实和旧梦的巴黎的事情。从这个角度来看,南京应该被视为中国最忧郁的城市。

从叶赵岩到毕飞宇,从苏童到韩栋,南京作家的作品总是萦绕着一年到头挥之不去的颓废和悲伤。

历史赋予南京远见和信心,但也让它沉溺于叹息和怀旧之中。

因此,南京对未来不太积极。不管起起落落,华颂已经从南京人那里学到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句话。

南京和苏州这两个城市的故事可以把南京从它的旧梦中唤醒。可能只有苏州。

与南京相比,也有1000年历史的苏州在现代化转型中更加舒适。

新中国成立以来,通过南京汽车厂、南京炼油厂、南京化工公司等一批大型企业的布局,南京已成为重工业城市。化工、钢铁、汽车等重工业在工业总产值中的比重一度达到70%。

利用这一优势,改革开放前南京的经济发展一直领先于苏州。

然而,随着改革帷幕的拉开,私营经济开始上演歌剧。

政府主导的苏南模式承接上海下游业务,在以苏州为核心的苏南城市圈迅速实施。短短几年间,苏州在各种经济数据中完成了与南京的较量,一举夺得全国第五名,而南京仍徘徊在第十名之外。

比较1978年以来南京和苏州的国内生产总值排名,可以发现南京和苏州的经济呈负相关。

作为江苏省的双星,他们似乎永远无法像广深那样实现协调发展、和谐富裕。

从2010年到2016年,对比合肥、南京、苏州和厦门的国内生产总值,南京一直落后于苏州。

照片/搜狐焦点事实上,南京和苏州早就相互牵制了。

明朝朱元璋登基后,南京成为他的首都。这是南京最辉煌的时期,南京市的许多现存模式从此延续下来。

由于首都的特权,南京占据了包括现在的江苏、安徽和上海在内的大片地区。

明朝灭亡后,面对占据中国最富裕地区的中国前首都,不安的清政府选择设立两名政治使节来同时分裂和统治它。

左翼政治特使驻扎在南京,负责包括苏北和安徽在内的大片地区,而右翼政治特使负责苏南和上海。

这样就建立了一个省的双核结构。

康熙时期,安徽省正式成立,江南地区在南京正式回归江苏之前被分为两部分。

尽管如此,安徽省一半的领导班子还是像往常一样在南京工作了将近100年。

从这个角度来看,难怪今天人们称南京为安徽的首都。

民国时期,江苏省的省会仍多次在南京和苏州之间摇摆不定。

与四川、陕西和山西不同,它们自古以来都是按自然地理区划划分的行政单位,江苏省的崛起完全是近期政治博弈的结果。

在建省300多年的历史中,不断变化的省会背后是各种政治力量的相互拉动。

历史演变和现实差距导致南京在这个省会城市的地位有些难以令人信服。

没有一个突出的省会来协调全省的发展和优化资源配置,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就发展状况和心理距离而言,苏南比南京更愿意靠近上海。

然而,该省的独立也导致广东逐渐取代了有着深厚家庭背景的江苏。

南京电视塔。

照片/南京Pixabay03!南京!南京和苏州发展的两个关键转折点是1984年后乡镇经济的突然出现和1992年后外向型经济的快速发展。

所谓苏南模式的形成有赖于上海和外国投资。

仔细看看苏州的经济数据就会发现,苏州的财富不在市区,而在昆山、常熟、张家港和太仓这四个王牌中。

光凭市区的实力,苏州无法与南京相比。

在20世纪80年代的“土地流转”浪潮中,南京只拥有两个县的管辖权,而苏州只有六个。

苏州通过将这些传统县转变为拥有更大的财政审批和政策权力的县级市,完成了一大四小的经济布局。

现在南京最发达的江宁区也是南京合并其原来的下属江宁县并给予县级市待遇的结果。

苏州建邺区南京青奥会双塔依托这些县级城市,开始承接大量从上海转移过来的产业并引进外资。

然而,从近年的数据可以看出,随着上海辐射力的减弱和全球经济变化导致的外资撤离,曾经创造了经济奇迹的苏南模式(southern Susan model)已经显现出疲软的迹象,它将在多长时间内保持该国的第七位仍不得而知。

另一方面,在过去的两年里,江苏省政府的各种工作报告中开始频繁出现“改善南京第一”的言论。

可以说,苏州发展的放缓是南京恢复省会地位、整合全省资源的大好时机。

从南京的高铁网络和高科技产业战略来看,当苏州还未完全成为上海的卫星城时,南京不再把注意力局限在“省领导”的暂时争议上,而是开始建设自己的南京城市圈。

离开苏南辐射安徽、江西等省的地理劣势已成为南京在新战略布局下的一张翻身牌。

也许只有南京和苏州澄清了各自在本省的地位,这两只老虎之间斗争的症结才能得到解决。

多年前,叶赵岩在一篇题为《关于秦淮河》的文章中写道:“毕竟,秦淮河的故事是理解中国伟大历史的最好教科书。

“老王谢堂前阎飞入寻常百姓家。对于经历了百年兴衰的南京人来说,是时候收拾残局,继续前进了。

本文经授权可从《新周刊》微信公众号(识别码:新周刊)转载。

《新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它是基于“中国最新和敏锐的生活方式周刊”。二十多年来,它一直用一种新的敏锐的态度来测量时代的温度。

从杂志到新媒体,《新周刊》继续寻找我们共同的痛点,眼泪和微笑。

关注新的每周微信公众号,以一种态度和你一起生活。

官方微博@新周刊。

许多读者没有养成阅读后表扬的习惯。如果你认为我们做得很好,记得指出“观看”作为鼓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