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两年的拖延,赔偿金终于支付了。

最近,三山地区法院执行委员会结束了一起工伤案件。申请人周通过执行法官的努力拿回了赔偿金。这笔钱最终使他得以进入手术室接受手术,手术推迟了两年。

这个春节对老周来说只是又一个艰难的一年的开始和结束。

自2013年在施工现场从脚手架上摔下以来,他已经病了两年多,没有得到本应属于他的赔偿。

几年后,医院打电话告诉他,如果他不进行第二次矫正手术,他可能会在床上瘫痪一辈子。

老周去了一家建筑公司,在过去几年里,这家公司雇佣了他很多次,要求赔偿。谁认为原来公司的老板因债务而逃走了,现在公司是由债权人共同承包的。他们不愿意支付赔偿金。

老周无路可走。他带着一线希望找到了法庭,并要求对雇佣他的企业实施制裁。他期待法官的帮助。

这是一个典型的利用公司变更来恶意逃避债务的案例。

通过工商询问,承办法官得知,案件发生后,某建筑公司确实更换了公司。以债转股的形式,公司的债权人成为新股东并更名,而原法定代表人和股东退出公司的日常经营。

这就是为什么新公司老板不愿意承担老周的赔偿。

在查明原因后,承包商法官几次来到建筑公司,采访了其新的法定代表人,即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解释了公司变更债务的法律知识,并指出公司应承担老周的赔偿。

如果几次面谈都无效,主持法官会同时采取许多措施。得知该企业仍有投标行为后,他将该企业列入失信黑名单,并寻求投标单位的协助,给该企业施加了很大压力。

最后,企业自愿来到医院履行上述所有赔偿义务,老周终于拿到了拖延两年的赔偿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