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歌值得纪念吗?

近年来,谭郑恒一直致力于挽救他在农村的个人经历。他纯粹是在地域性写作,并在江南推出了一系列具有民间气息和神秘气息的作品。当时,无论是圈内还是圈外,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收到了好评。

谈到郑恒的新书《回味:对家乡的童谣思考》,从家乡有代表性的童谣入手,自然成长的话题引出了一段老人的过去。

作者的别出心裁之处在于通过一个名叫西宁的少年的个人感受和好奇的视角,唱出童谣,讲述故事,增加场景感和神秘感,使那些奇怪的人和事,奇怪的风格和习俗,奇怪的技巧和把戏,奇怪的花草,奇怪的鸟兽,奇怪的光和非凡的光彩生动地出现在纸上。

在我的记忆深处,他们是我家乡的老人、老师、同学和玩伴,还有鱼学校、鸟阵、野生动物和昆虫,还有宁静月光下的村庄、田野、植被和水域。每个镜像都很遥远,清晰而难忘。

谈论郑恒回归生活的开始,如此轻松的释放,不仅激起了读者的阅读兴趣,也激起了他们骨子里的乡愁和乡愁。

这是故乡文学魅力深刻觉醒的必然结果。它不仅源于作家的精神气质和审美情趣,还得益于南岭的神奇土壤。

谈论郑恒是一个有精神渊源的人,他的家乡一直是他最喜欢的写作领域。

我们可以从他早期的散文集《长江月》中找到这个来源。

江南水乡的美景赋予作家灵性。他擅长形象思维,从不满足于文字,这赋予了他高超的艺术技巧。

它与他的散文集《故乡的花》略有不同,后者用优雅的语言讲述了时代的变迁,感受了世界的变迁。这本书充满了乡土气息,感觉更加奔放,图像更加丰富,情节描述更加生动有趣,有一种新奇感。

不知不觉中被带入其中的读者感受到了乡下人的独创性和淳朴,感受到了乡村原始的生态,感受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感受到了没有任何机制的自足的世界,感受到了广阔的英雄气概,感受到了由此激发出来的生活情趣和神圣的光辉。

可以看出,谭郑恒以温暖和尊重的眼光看待这片土地上的一切。

儿歌欢快的歌声背后,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和深刻的记忆。

然而,整体基调仍然以音乐为基础,哀悼没有伤害,并有一种淡淡而飘忽不定的诗意。

这种诗歌恰恰是作家对自然的亲近和尊重,是对人与自然相似性的一种反馈,是对人与自然统一性的真诚赞美。

我们知道写作需要一双洞察世界的文学眼睛。

作为一部需要记忆过滤和细节塑造的作品,谈论理解物理和习俗的天赋是非常有用的。

书中所写的风俗和技巧体现了劳动人民的智慧。他们大多具有古老的文化因素,同时又具有独特的民间情怀、民间美学和民间信仰。

对大多数人来说,甚至普通的习俗和技术都是已知的,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甚至已经消失的罕见习俗和技术还有多少?无论人们习惯了什么或一无所知,在描述这些习俗和技术时,郑恒总是深入皮肤纹理,身体状况不佳,比如一个熟练的工人试图解决一头奶牛。

这种写作,具有简单而深刻的理性,体现了一个文化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本书收集的大量信息可以被认为是独一无二的,可以作为抢救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参考书。

对正平衡的文本有较高的文本识别度。

《回味:故乡的童谣思维》的文本与作者一向擅长的混合书面语完全不同,但它与童谣风格相协调,适当添加方言俚语,使作品更口语化、生活化、情节化,体现出鲜明的动感。

书中有许多浮华的细节,比如“如果你抓到一条鱼,放些盐在上面,用荷叶包起来,用湿泥包起来,然后扔进火里烤”。

如果在火下挖一个洞,它通常用来烧土豆或马铃薯。

秋天,老大豆被从火中拉出,扔进了火中。它从火中蹦出来,弹了一地,捡起来扔进嘴里...银色的月亮悄悄地升到他身后的天空中央。

在一篇短文中,15个动词几乎没有重复地被用来生动地描述事物的复杂形态,这是令人惊奇的。

画面感的频繁变化是该书人物管理的另一个特点。

尤其是对于不太可能再现的场景,当回放画面时,有一种编辑过的历史场景的感觉。

生活中的谈话是平衡的、轻松的、悠闲的,带有一点传统文化人的特征。他也只和少数知识渊博的人交谈。他有同情心,但不假装亲热。

读着这些反映他家乡的话语,我仿佛看到了他温暖友好的脸庞,不知不觉间融入了他追溯的时间长河,丰富纯净,温暖悠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