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升到“找准位置,发挥优势”

在承接包括上海在内的东部地区产业转移,进一步发挥皖江示范区辐射带动皖江城市带发展的核心作用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

上海的尝试、经验和建议对未来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启示。

记者:上海在产业转移方面有什么经验?皖江示范区应该关注什么?王展:虽然上海不是产业转移的示范区,但长江促进会已经协助了两个试点项目:洋浦区和金山区。

例如,杨浦区最初由工业主导,但它集中了上海十几所大学。因此,上海将洋浦定位为“知识洋浦”,积极推动“工业洋浦”向“知识洋浦”的转变。

具体措施包括建立一个知识界来吸引一些大学的风险投资项目。

长江三角洲与旧金山湾区区域合作的建立将吸引旧金山湾区在洋浦设立办事处。在办公室的推动下,硅谷银行将被引进来吸引和带动高科技产业的发展。

此外,联合国南南合作技术交流被引入杨浦。

这些都是杨浦根据自己的特点量身定做的。

因此,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不仅关注产业转移的总量,也关注从东部向中部转移和外资向长江中上游转移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你应该意识到以下问题:什么样的新事物会吸引别人?工业模式的新变化是什么?如何符合长江中上游或中西部地区的产业发展特点?我认为,作为皖江城市带的核心城市,我们应该立足于皖江城市带,但也应该为中西部地区承接产业转移探索一些可行的经验。

记者:我们正在积极建设区域金融中心。作为一个国家金融中心,上海可以借鉴哪些经验?王展:在上海建立国家金融中心并不是“征服世界的保证”。

上海开始从市场中心建设金融中心。首先,它建立了一个金融中心,拥有相对完整的市场品种,包括证券、期货、债券等方面,涉及到相对完整的金融市场体系。

然后它将从国内金融中心发展成为国际金融中心。

就成为国际金融中心而言,上海从商品期货发展成了金融期货。

期货受到重视的原因是,中国现在是世界上主要的制造国,上海必须在大宗商品期货上拥有国际话语权。因此,我们都在做橡胶期货、石油期货和黄金期货,然后我们可以从商品期货做金融期货。

其次,金融中心必须有自己的特点。

上海国家金融中心的特点正是依靠中国在制造业的优势,实现“谁也没有自己想要的”的目标。

中国是一个制造大国,如果它能在商品和金融期货价格上有发言权,它将为国家做出巨大贡献。

为了建设一个区域性的金融中心,我们必须首先弄清楚在长江流域如何定位和发挥什么功能,而不是为了建设一个金融中心而建设一个金融中心。

我们必须了解我们想要什么样的金融中心,我们需要解决什么问题,以及如何为实体经济服务。

其次,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是如何被市场认可。

金融中心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提供优质服务。服务越广,服务越周到,越多的人会购买。

因此,我们应该扩大金融服务的辐射力。

只有辐射到其他地区,你才能获得市场认可。

为了建设一个金融中心,我们应该搞清楚是要建设一个区域金融中心还是一个流域金融中心?金融中心是为私营企业还是中小型企业而建的?记者:在安徽参与长三角建设的过程中,不同文化的交流和融合也非常重要。能做些什么呢?王展:如果文化支持长江三角洲的发展,回族文化应该得到很好的推广。

在中国历史上,南宋以后的文化中心在长江以南。

从南宋到18世纪,中国最发达的地区也位于长江以南。这一发展得到了回族文化和徽商文化的支持。徽商通往全国的道路包括。

上海的上海文化实际上是江南文化的第三阶段。

第一阶段是吴越文化,第二阶段是回族文化或运河文化。

在发展的第三阶段,中国的经济重心转移到了沿海,所以文化的发展与经济的转移有关,在这方面有很多文章要做。

记者:安徽省在去年新一轮行政区划调整后,进入了跨江发展的新阶段。

上海在跨江发展方面有哪些好经验?王展:事实上,上海浦东的跨江发展情况是不同的。

浦东的跨江发展,最重要的驱动力是土地有偿使用,发展资金来源有保障。

跨江发展主要依靠政府投资。

我的建议是,跨江发展应该从点到面,抓住切入点。

我们可以考虑充分发挥欧亚大陆桥和长江黄金水道之间的联系。

水路运输比铁路运输便宜,是欧亚大陆桥与长江黄金水道连接的良好节点。武威县位于联系点北岸。

武威被分配到合肥,毗邻合肥,成为安徽经济发展的重心。

此外,它不仅是一个工业转移区,也是长江下游的深水港。长江大桥在跨江发展中具有宝贵的优势。

发表评论